《看見》老人們的五味生活
     在延吉,60周歲以上的老人有82613人,占延吉市總人口的15.58%,他們中有的是空巢老人,有的是獨居老人,還有的是失獨老人,他們有著各自的故事和心情,或安逸、或孤獨。在延邊州迎來第30個老年節之際,記者深入到延吉市部分老人家和養老院中,用鏡頭記錄下了老人們的五味生活。

攝影:金燕 楊婷婷 金鑫 付亞男     文字:金鑫 付亞男
  • 在延吉,60周歲以上的老人有82613人,占延吉市總人口的15.58%,他們中有的是空巢老人,有的是獨居老人,還有的是失獨老人,他們有著各自的故事和心情,或安逸、或孤獨。在延邊州迎來第30個老年節之際,記者深入到延吉市部分老人家和養老院中,用鏡頭記錄下了老人們的五味生活。
  • 有些老人行動不便,他們會在房間里,解決大小便問題。養老院的清潔工每天早上都會將各個屋內的桶拿下來,放到廁所統一清洗。
  • 護工會幫助一些行動不便的老人穿衣服。
  • 大部分的時間,多數老人會靜靜地坐在房間,望著窗外。他在期待著什么?他在等誰?
  • 穿過長長的走廊,拉開門窗,能看到后院晾曬的被褥。
  • 長時間癱瘓在床的老人,不能起身欣賞到窗外時時更迭的景色,花開花落,而老人卻躺在床上,半掩著被褥,露出渴望的神情,她是否在想念自己的親人?
  • 這是一張偶然抓拍到的老人的眼神,她長期癱瘓在床,神志時而清醒,時而模糊。記者問她:“想不想家人?”老人突然眉頭緊蹙,老人哽噎,嘴唇一張一合,但我們卻不知道,她想說什么。
  • 老人會對年輕時候的往事津津樂道,他們很戀舊,比如說一個透著歷史印跡的茶缸。
  • 老人在房間里看電視,由于年歲已高,耳朵不靈敏,他們會將電視聲音調的很大。
  • 閑暇時間里,老人們會聚在一起打打畫圖,消磨時間。
  • 供老人使用的輪椅,靜靜地立在走廊的一角。
  • 收音機里傳出的廣播,是養老院里經常聽到的聲音。
  • 在走廊里做運動的老人。
  • 老人們每天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有些老人不是為了聊天,僅僅是享受這種熱鬧的氛圍。
  • 崔福珠老人自1998年老伴去世后,就一直自己居住。老人每天最開心的時光就是接到外孫女的電話,透過電波仿佛看到了孩子們歡快的笑臉,老人眼中充滿了思念。
  • 崔福珠的大外孫女知道老人身體虛弱,總是力所能及地幫助老人做一些小事。乖巧的她把手放在外婆手上說,“等我長大賺錢了一定好好孝順您!”一雙稚嫩的手充滿了力量。
  • 2012年年初,崔福珠老人生了場大病,胃出血導致多種并發癥,身體越發的虛弱。老人每次上下樓梯都要扶著把手,短短的兩層樓,有時需要五六分鐘才能回到家。
  • 老人常年自己居住,獨自在家時老人會讀讀報紙,老人說聽著自己讀報的聲音感覺就沒那么孤獨了,仿佛跟人交談一樣。
  • 每次崔福珠來到女兒家都特別高興,兩個外孫女一會兒唱歌一會兒跳舞,有時候還向老人講述學校發生的好玩的事兒,經常把老人逗得哈哈大笑。
  • 崔福珠老人從來都是微笑面對疾病、困難,她說,只要還能看到初升的太陽,還能與孩子們相聚,生活就有了意義。
  • 方京淑,今年94歲,與兒子兒媳一起生活。因為身體行動不便,老人只能在家做做運動。
  • 方京淑的兒媳婦張今花,今年也已經70多歲,但是在照顧老人方面絲毫不含糊,扶老人去洗手間、為老人更換衣物,無微不至。
  • 方京淑老人說到兒子和兒媳婦的孝心時,高興地合不攏嘴。
  • 李應祿和張英淑老兩口都是年過90的空巢老人,子女都在韓國打工,李應祿老人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聽著老伴兒收音機的小曲收看體育頻道。
  • 張英淑老人有嚴重的白內障,就連上廁所都需要老伴的攙扶和幫助。
  • 老人爬上床后,只能憑著手感撫平床單上的褶皺。
  • 因為眼睛看不見,張英淑只有從老伴兒嘴中那里獲取外界的消息。李應祿平時會為老伴兒讀讀報紙,講述一下每天出門發生的好玩的事情。
  • 張英淑的腰經常疼痛,李應祿特意向按摩師拜師學藝腳底按摩,每天為老伴按摩緩解病痛。
  • 老兩口床邊養了幾盆花草,李應祿老人把它們當作寶貝一樣每天澆水、除草。
  • 或許是太久沒有人來探望,老人執意把記者送出門外。記者走出很遠之后回頭發現,老人還佇立在家門口遠遠地望著。
  • 每個小區樓下幾乎都有這樣一群老人,他們不是親人但卻勝似親人,他們一天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圍坐在一起聊天、下棋、打牌。
  • 崔宮標和趙成子夫婦的退休生活非常豐富,他們經常參加社區組織的各項活動,唱歌跳舞都很積極。立秋了,老兩口準備曬點干菜,制作可口的泡菜。
bet007篮球比分